第1章 坐地起价

更新时间:2018-04-11 本章字数:2186

奢华的七星级酒店中,白浅语不着痕迹的在椅子上蹭了蹭手心的汗渍,局促不安的等待着被叫号。

环顾四周,环肥燕瘦,打扮精致的女孩们抓着最后的时间补妆,甚至还有看岛国动作片临时临时抱佛脚的。

呀买碟”“一股”让她这个日语专业的高材生脸红心跳,还得装一副高冷不可侵犯的女神范,天知道心脏都快被揉成面筋了。

那个古铜色的大门,砰地一声开启,前一位揽着衣襟,气急败坏的嘟囔:“硬都硬不起来,还嫌弃老娘技术不佳,真是晦气。”

听个正着的白浅语嘴角抽出,紧张的心情瞬间被点燃,她很清楚自己没多少胜算,未经人事的她怎么比得上混迹情场的老手。

不过,她已经无路可走,若是不能勾起室内男人的情欲,她弟弟就真的完了。

“下一位,麻利点,总裁的时间不是你们能浪费的起的。”守在门口的眼镜男不耐的开口催促,锐利的眼光挑剔的在她身上打转。

白浅语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尖,腥甜的液体充满口腔,让她纷乱的思绪得到片刻的安宁。

推开通向未知的那扇木门,她稳稳的走了进去。

暖黄色的夕阳下,一个伟岸的身影端坐在落地窗前,尽管看不清背光的五官,依旧能有感觉到一股摄人的压力扑面而来。

笔直的两条大长腿随意的交叠在一起,轻抿了一口红酒,举止优雅矜贵,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

这个男人,就是她最后的稻草。

津城权贵秦家的长房独孙,被媒体誉为津城的商业帝王——秦离。

出身古老世家,祖上都是历朝历代显赫一时的权势人物,其祖父秦庭生更是跨越中外,打造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帝国。

本可以靠着家族的影响力,在军队政坛走出一条一步高升的捷径,偏偏要自主创业,硬是做了家族的奇葩,仅仅六年,就创造了秦氏王朝。

作为一个传奇的存在,二十九岁的黄金单身汉占据了各界名媛话题榜第一名好几年了。据传言,秦大少不近女色是有某些隐晦的难言之隐,比如gay?

当这些传言传到秦家大家长的耳朵里的时候,七十二岁的老头怒了。相当严肃的下了最后通牒,务必在一个月内找到合适的女人领证结婚。

换句话说,只要哪个女人能够让秦大少有性冲动,就能麻雀变凤凰,不论出身。

生下男孩,即可恢复自由身,以及一大笔足够悠哉活到下辈子的赡养费。

只不过,她所求不是这些,而是这个男人背后的势力。

“秦先生,”白浅语轻轻的跨坐在男人腿上,语调转了好几道弯,包含风情。

几乎是面贴面,男人冷峻犀利的黑眸应在她的眼里,竟是不敢直视。这个男人,身材硬朗有型,浑身上下透着成熟男人的气味,可以轻易的成为女性的知名毒药。

她咬咬唇,湿漉漉的吻毫无章法的盖在男人的脖颈儿,青涩热情。清冷淡然的气味让她不由得迷醉,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味道竟让她感觉到莫名的熟悉。

“第一次。”秦离剑眉一挑,肯定的判断,无带悲喜。

“我这主要是为您着想,你这么高贵的人怎么能忍受二手货呢?”白浅语红唇微启,染着珠粉色的指甲轻轻的滑过男人的薄唇,掩饰一闪而过的心虚。

秦离抬手握住装腔作势的小女人的腰身,当然没有忽略其抖得跟筛子似的身体。

不自在的扭动腰身的女孩,黑色蕾丝内衣包裹不住呼之欲出的浑圆,不同于其女人的浓妆艳抹,淡淡的柠檬香十分好闻。

动作青涩,颇有韵味的文艺脸,眼角含情,却有着不同凡响的魅力。

仅隔着一层底裤的柔软毫无章法的磨蹭着他双腿之间的巨物,闷在嗓子眼里的娇喘流入他的耳朵,那个蛰伏了二十九年的物件陡然一跳,失控的灼热感让他有些不耐。

察觉到下体逐渐硬朗的微变,白浅语身体猛地一僵,脸颊上的火烧火燎让她无法适从,紧张的汗珠顺着额角滴下。

秦离冷色的眸子转暗,猛的收紧手上的力道,将小女人的环得更紧,薄而凉的唇瓣粗暴的砸了下来,擒住那两片娇嫩的唇瓣。

阔别十二年的一个wen,灼热激烈令人心悸。

白浅语闭着眼承受着略显暴力的求欢,柔若无骨的小手下探,在男人的小腹上打转,断断续续的轻喘,眉宇间的愁思一下子就散了。

“秦先生,我现在是不是有资本谈条件了?“声音中带着久不见的雀跃,精致的下巴扬起,依稀再现曾经白家小公主的骄傲。

秦离就着这个姿势起身,一把将小女人扔到chuang上,起身付了上去,一副想要进行下去的架势。

强忍着脑袋里的眩晕,白浅语双手死命的男人压下来的xiong膛,抽空的吼出一句。“你也是生意人,哪有不谈好价码就稀里糊涂成交的赔本买卖?”

明明怕的厉害,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跟蝴蝶翅膀似的,却倔强的不肯服输,这种和自己较劲儿的势头很好的勾起他的兴趣。

秦离审视的看了半晌,嘴角微松,撤了力道。

他站起身倚在窗前点燃一颗烟,轻吐烟圈试图压下内心的躁动,眼神却焦灼在手忙脚乱的套裙子的女人身上。

秦离tian了tian干涩的嘴角,有些意犹未尽,这个脸蛋并不精致漂亮的女人有种令人上瘾的魔力。

白浅语侧身躲过侵略性的视线,拉上侧身的拉链,端庄得体的坐在单人座沙发上,眼神戒备的保持安全距离。

即便是被抛下云端,踩进泥里挣扎的这一年搓磨,那从小渗入骨子里的良好教养是摒弃不掉的。

“跟我三年,三千万,”秦离的视线落在白浅语起伏的xhiong口,眼底闪过一丝意味:“若是生下孩子,再加一千万。”

谁料,白浅语断然摇头拒绝,不带一丝犹豫:“我不缺钱,我只要一个具有法律保护的合法关系,只要三年,其他都听你的。”

秦离眼神骤冷,语气嘲讽:“看来,白小姐,野心不小啊。这算是坐地起价吗?”

“您误会了,我想要的是您背后的权势,保驾护航罢了。”白浅语嫣然一笑,漂亮的狐狸眼弯成美好的弧度。

爱情这种东西早在她决定参加这场选妻游戏,她就失去追求的权利。

(快捷键 <-)上一页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