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家子贱种

更新时间:2018-04-11 本章字数:2288

眼看着时间还早,白浅语直接换车去了郊外的少年管教中心。

一周了,她这还是第一次抽出时间来看白浅梧,心痛到麻木,他吓坏了吧?

心焦的盯着玻璃墙后面的铁门,她很清楚,现在白家早已没有之前的显赫,随便一个人都能踩上一脚。

早在弟弟被带走的那一天,她就将手里所有的钱都塞给负责看管的教官员,希望看在浅梧还未成年的份上照应一下。

只是,当那个瘦削畏畏缩缩的身影挪了进来的时候,她脸色立马变得异常难看,心痛撕心裂肺的袭来,几乎让她窒息。

这哪里还是那个骄傲自信的白家小少爷,头发参差不齐,脸上红肿斑驳,双目呆滞无神,透着死气。

他瘦了,露在袖子外面手腕细瘦的厉害,仿佛轻轻一碰就会断掉。

她最后的亲人,即便是因为父亲自杀的事件消沉,也强忍着同学的奚落不惹事的弟弟,凭什么被折磨成这样?

拿起电话,白浅语情不自禁的抬手触碰他脸蛋的位置,哽咽的开口:“小梧,你......”

白浅梧茫然的转头,视线落在姐姐的脸上良久才恍惚反应过来似的,满是血丝的眼睛弯了弯,轻轻的开口安慰:“姐,我没事,你别害怕。”

神情冷的惊呼与被抓那天的歇斯底里判若两人,他似故意似得侧着头,试图掩饰脸上的伤痕。

白浅语狠狠的擦了一下眼角,哭有什么用,到了这个地步,眼泪只能留给自己。

“小梧,你实话和我说,是不是有人找你麻烦?”她强忍着堵在喉咙口的呜咽,眼神灼灼的盯着弟弟,恨不得将他的衣服都扒下来,好好记住那帮混蛋都做了些什么。

“姐,你别管我了,我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我,我们是斗不过他们的。”短短的七天挫去了他所有的锐气,他平静的像是个认命的死囚。

血迹斑驳的嘴角勉强勾起,机不可闻的吐出几个字:“也许,死对我来说反而是个解脱。”

“白浅梧,你最好乖乖的给我把这个想法收回去!”她腾得站起身,牙关咬紧几乎渗出血来。“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就不会让你有事。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哪怕是为了我,也得给我撑下去!”

许是被姐姐的怒气吓到,白浅梧灰败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希冀,转纵即逝。

他喃喃的开口,语气中透着不安和期待:“姐,我还有救吗?”

“小梧,你相信我,再坚持几天,我已经找到能够救你的人了,这个人一定能够做到,还你清白。”白浅语决绝的低吼,她从来没有这么怕过。

最早,父亲出事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接受事实,就一直忙着救人,忙着以后的生计,根本没有时间想别的。

若是小梧再出现不测,她就真的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姐?”白浅梧犹豫开口,总觉得姐姐有些不对头,周身有种破釜沉舟的意味。“你别做傻事!”

“只要你能活下来,我做什么都可以.......”

白浅语在心底苦笑,默默的在心底发誓,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一定要保住着唯一的亲人。

她示意狱警将弟弟带回去,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强迫自己不去看弟弟挣扎的身影。

转身的那一刻,她仿佛看到最后一次在监狱看望父亲的场景。

曾经高大伟岸的父亲也像浅梧这般失了生气,也许,最后的认罪不过是对残暴审讯的妥协......

**********

白浅语赶回道学校已经是深夜了,熄灯玲都响过半小时了,想要回去宿舍免不了费一番口舌。

十一黄金周结束之后,秋季的细雨蒙蒙,落在她的身上,打湿了单薄的衣衫。夜风袭来,竟是冰冷刺骨。

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瑟瑟发抖的跑上宿舍楼的台阶,还没等拍门就被一个黑影当头砸下来,要不是她闪的快,险些就被砸个正着。

饶是如此,脚下打滑一个不慎狠狠的拍在了石阶上,脚腕处迸发的剧痛让她牙关咬紧。

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就见三楼处的某个窗户探出的那个身影,夹枪带棒的笑声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显著。

“呦,白大小姐这是兼职回来了?”姚芊芊故意咬紧兼职这两个字,生怕别人听不来似的。

曾经,姚芊芊是她最铁的闺蜜,一起逃课,一起玩闹。

那时候她还是备受关注的开发区区长家千金,姚芊芊则是大学校长的女儿,也算是同一个圈子的,再加长住在同一个宿舍里,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好朋友。

三个月前,白家一夜没落,姚芊芊就像是人格分裂似的,摆起了公主的普。

仗着有个校长的老妈,在大学里拉帮结派,大肆传播谣言说顾锦瑟在做外围女,随便一个人给钱就能上的婊子,指不定带着什么脏病.......

等到她风向不对的时候,已经百口莫辩了,索性就咽下这个哑巴亏,她没有时间浪费在口舌之争上。

白浅语胸口急剧的起伏,拳头攥的咯吱作响。若不是现在不宜在招惹没必要的麻烦,她一定会豁出去大闹一场。

她垂下头,生生忍下所有的委屈,蹲下身收拾散落一地的衣物。

地面因为连绵细雨,泥泞不堪,浸在泥水里的衣物散发着土腥味,斑驳的黑色斑迹让她皱紧了眉心。

“披星戴月的,可真是敬业呢,怎么样,今天陪了几个呀?”姚芊芊俯身趴在窗棱上奚落,“既然攀上了金主,就别占着床位了,赶紧带上你的东西滚吧,谁知道你身上有没有脏病。”

白浅语啪地一声盖上皮箱,站在细雨中昂首瞪了过去:“总比你上赶着贴人家的冷屁股强,好歹我还有人捧,你连人家的裤脚都摸不到,没出息。”

在大一第一天报道那天目睹了师哥顾磐的绝世美颜,一见倾心,没有一点抵抗力的拜倒在大长腿下。

姚芊芊主动与她交好,不过是为了接近顾磐的借口而已,也就是她没看出来那女人眼中的跃跃欲试。

顾磐师兄,可是她妈妈的关门弟子,最得意的学生。

虽然出身贫寒,却凭着一身的才气一步越上A大最年轻的教授,几乎承载了女人对暖男的所有幻想,也难怪心高气傲的姚芊芊会放下身段去倒追顾师兄。

“你他妈的最好看清楚现实,一家子贱种。死鬼老爹贪污畏罪自杀,弟弟也不是好东西,小小年纪强奸人家女孩,更何况你是个千人上万人压的主......”姚芊芊掐着腰指着顾锦瑟的鼻子骂,尖酸刻薄的像个浅薄的泼妇。

白浅语嘴角一挑,面无表情的按下拨听见,尖利的女声骤然响起。

“你他妈的最好看清楚现实,一家子贱种,.....”

(快捷键 <-)上一页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