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再见。

更新时间:2018-04-14 本章字数:2020

未来男人…

这四个字宛如晴空霹雳一样,劈走了顾磐所有的思考能力,他只能顺应本能的呆站在原地。

见此,秦离方才满意的笑了笑,双手插口袋,“走吧,还看什么。”示意正咬牙强忍着的女人离开。

“别走,浅语…”顾磐惯性的伸手去拉住白浅语的袖子,却被白浅语给甩开。

“师哥,对不起了。”白浅语小声的道歉着,“我一直把你当哥哥的。”

“哥哥么……浅语,其实,你的事,我可以帮你的,相信我好吗?”任凭冰冷的雨打在身上,顾磐不死心的继续低声哀求。

他怎么可以接受,怎么可以硬生生的看着自己的女孩去别人那里…

“浅语,你相信我,没有他,我一样可以帮你度过难关。”顾磐的眼神死死的锁在白浅语的身上,似乎在等她一个答案,眼神里都是期待和坚定,只要她一句话,他就可以低头去求那个人,秦离能给她的,他也可以。

“师哥,你……”白浅语抬头看向顾磐的眼神里有着震惊,看着他坚定的神色,她的心渐渐的松弛,如果师哥真的可以帮自己,那么……

“呵,顾先生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秦离现在让你死,你绝对活不到下一秒,我想让你身败名裂,你明天绝对在这里所有的学校混不下去,我秦离想弄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呵,不知道一个大学教授的你是怎么有勇气说出这句话的?”白浅语有一瞬间的犹豫,下一秒听到秦离暗中包含威胁的话语,心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她没有退路了,除了秦离,她没有第二条退路,与虎谋皮从来都不是容得了她抽身而退的。

从她选择秦离的那一刻开始,结束从来就由不得她。

从小一起长大,她不能再连累了自己的师兄。何况想起还在监狱里受苦的弟弟,她的心里越发坚定。

“师哥,他对我很好,我是自愿的。”白浅语笑着说,将心里的苦涩全都压抑下去,尽量的表现出轻松的样子,拉起一旁秦离的手,含笑的眼睛看着他,仿佛那就是她想要的幸福。

“师哥,我希望你也可以幸福。”白浅语回过头笑着说道,从小知书达理的礼仪终于派上了用场,礼貌的微笑带着客气和疏离,仿佛他和她之间从来都只有师兄妹的情分。

“浅语,我……”顾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一幕刺痛了眼睛。

“不好意思,她现在是我的人,你再跟她拉拉扯扯,我会对你不客气的,礼我已经警告过了,别逼我动手。”被两人的磨磨唧唧弄得不耐烦的秦离态度恶劣,十分厌恶的看了一眼白浅语,一把把她搂进怀里宣示主权。

“师哥,对不起。”

她知道,至此之后,她和顾磐再无可能了。可是,现实面前容不得她再像个公主一样傻傻的等待着自己的王子,现实面前,也许她已经失去了幸福的权利。

说罢,白浅语便拎着行李转身离去,不愿意再看顾磐一眼。

雨又下得更大了,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掩饰谁的眼泪,谁的悲伤,谁的难过一样。

寂静的夜,散落的黑伞,碎了的心,凉了的身体,再也温暖不起来。

顾磐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握紧的拳头还保留着拉白浅语袖子的姿势,一动不动,直到冰冷的雨滴砸在他的身上将他打回了现实,他才知道,他失去了他的公主,落寞的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等到了顾磐看不到的拐角处,白浅语就被秦离的力道甩开,抬头看了一眼他仿佛沾染了什么垃圾的嫌恶目光,淡淡的移开了视线,躲在拐角看着顾磐蹒跚离去的身影,心如刀割,那样的他让人忍不住怀疑他真的是光鲜亮丽的天才教授吗?

她见过的他从来都是运筹帷幄,自信优雅,似乎这世上没什么事情能难到让他皱眉,如今,他的步伐却满是失落,白浅语的心渐渐酸涩了下来。

看着他几乎踉跄的脚步,白浅语的心犹如在刀尖上行走,定定的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过往的种种浮上心头,他的笑,他的温柔,他的关怀她会放在心里最深的角落里珍藏。

再见了,师哥,带着我的那一份帮我一起幸福,想着,白浅语终于忍不住的泪流满面,?失声痛哭了起来。

白浅语的身子被秦离扳了过来,通过模糊的视线过来看到的就是一张愤怒的脸,看着她脸上的泪痕,愤怒的表情更甚,甚至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唇角扬起的弧度毫不掩饰他对她的讽刺。

“怎么?情郎走了?是不是撕心裂肺?可惜啊,白浅语,你注定只能被我玩儿乐,等我玩儿倦了,就像丢垃圾一样或许会好心的把你施舍给他。”秦离说道,脸上的表情都是扭曲的,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一年母亲偷情被发现导致摔死的画面,脸上的嫌弃更加明显。

“白小姐,想做我秦离的女人,不只身体上不能出轨,精神上同样不能。你说用二手货是侮辱我,那么你最好从里到外都是对我的尊重。”秦离说道,周身的戾气紧紧的环绕在白浅语的四周,让她忍不住的缩了缩身子。

这样的秦离,哪怕依然是面无表情,可他的话却像刀子一样砸在你的心上,忽视不了的疼痛。

“既然都卖给我了,就少在我面前做这幅样子,不过就是看上了我的钱,你和那些女表子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这是你唯一的筹码。”秦离冷漠的说道:“别当了女表子还立牌坊,既然卖给我了,就少做出一副被我强奸的样子来,认清楚你自己的地位和身份。”

“你不过就是要乖乖躺在我身下任由我糟蹋的玩物而已,伺候好我,我心情好了说不定会满足一下你的虚荣,但是,记住了,哪怕是我的玩物,标记着我的东西就只能完完全全的属于我。”秦离说道。

(快捷键 <-)上一页
下一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