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婚礼

更新时间:2018-04-16 本章字数:1990

没等白浅语想出最佳可行方案,也没有等秦父的顾虑消除,跑车的声音在院内响了起来,白浅语抬头,对上秦离充满厌恶的视线。

比之上一次的嘲讽,这次他的目光里却是不加掩饰的厌恶和嫌弃,这种视线让她的心里渐渐的不安起来。

不可以,她必须和秦离结婚,顺利的怀上他的孩子,才可以救出自己的弟弟,想到此,她的目光逐渐清明了起来。

起身,主动靠近秦离,对着他笑魇如花,热情的说道:“你回来了。”手臂还挽上了秦离的胳膊,身体紧紧的贴着他,做出亲昵的样子。

她断定他不会拒绝,因为他不想商业联姻,就要配合她演好这次“恩爱”的戏码,所以这也是他打消秦老顾虑最好的时机。

秦离的身体在她靠近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挣扎,但很快如同她想的那样很快安稳了下来,任由她靠着,甚至淡淡的“嗯”了一声。

秦老看着他们的互动,脸上的猜疑果然减少了一分,她的心终于放松了一点,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回头却看到秦离那似笑非笑仿佛看穿一切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她,下意识的移开视线,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拙劣的伎俩从来都不是对手。

正当她忐忑不安的时候,秦离已经带着她向前方的饭桌走去。

秦离落座,白浅语顺势坐在他的旁边,看着那个男人优雅的用餐,他的动作优雅至极,完完全全的诠释了上流社会贵族风。

他的一举一动,哪怕别人看来很粗俗的动作,在秦离做来都可以做出一股优雅的高姿态,仿佛这个男人天生就该是这样高贵的主宰。

“婚礼在一周后举行,你们准备一下。”秦父说道,平淡无波的话语仿佛正在宣布一项举措,眼里没有半点的情绪。

“一切从简。”秦离冷漠的回复道,气场并不比秦父弱几分,淡淡的话语中也包含着一样的强势和对垒。

秦父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没有了下文,整个饭桌上只剩下了秦家优雅的吃饭礼仪以及两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气场。

白浅语被压抑的喘不过气来,面上却还要维持着云淡风轻,这是她从小到大吃过的最压抑的一顿晚餐,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无法呼吸。

秦父按照秦离的一切从简的要求省略了媒体报道的环节,但其他的却一样不落,秦离对此没有发言权,而她并不在意。

单凭秦家的势力,并不需要媒体的报道,一个消息,整个津城市都知道秦家少当家结婚的消息。

整个津城市都被闹的沸沸扬扬,秦少结婚的消息不知道碎了多少女孩的心。

秦离和白浅语在秦父的要求下第二天就去领了证,之后的几天里,秦离仿佛消失了一样,再也不见他的踪影。

婚礼这天,津城市风和日丽,阳光明媚。

秦家并没有在婚礼这件事上亏待她,除了媒体的环节,剩下的一切都是精心设计过得。

地毯,红酒,鲜花,如梦如幻。

几乎所有津城市的大人物都到齐了,哪怕是平日里很少参加宴会的家族此次也有人前来,排场十分气派。

白浅语身着一袭白色婚纱,这是国际上最有名的9位设计师加班加点赶制出来的,梦幻的婚纱衬的她貌美如花,倾国倾城。

她站在红地毯上,看着津城市所有的千金看着她的眼神里都流露出嫉妒和羡慕,恨不得扒下她的婚纱,代替她站在那里,她的心里一片酸涩。

而婚礼依然在进行,随着婚礼时间的渐渐接近,作为新郎的秦离却始终不见踪影,白浅语依然优雅的笑着,手心里却冒出了一片冷汗。

这是秦离对于她的报复和羞辱,她一巴掌让他丢了尊严,他就让她在所有人的面前颜面扫地。

这就是秦离,这个男人从来都是睚眦必报,他会用最狠的方式把你对他的伤害百倍千倍的还给你。

咬紧牙关,良好的家教让她面上依然不为所动,直到吉时到来的那一刻,秦离也始终没有出现。人潮再次喧闹了起来。

原本那些还羡慕白浅语的千金们故意出口嘲讽。

“呵,明明就是只麻雀,非得当凤凰不可,摔下来了吧。”千金A的话语。

“啧,也不照照镜子看看,真以为秦少会看上她?哪里来的自信?”千金B说道。

“呵,杀人犯的女儿又会强到哪里去?就说秦少不可能看上她的。”千金C说道。

……

各路的流言越来越大,垂在腰侧的手握成了拳头,白浅语的心里委屈至极,表面上笑容不减,优雅得姿态更是让一众小姐们奚落。

而下面落座的秦父更是被气得脸色铁青,她能看到他脸上隐忍的怒气,依稀可以看见他手背上青筋暴起。

白浅语咬牙,这个时候,她能靠的只有自己。

看向台上的牧师,她在喧闹声中沉稳的开口道:“神父大人,很抱歉,我的丈夫因为工作可能无法到达婚礼,请您略过新郎的环节,继续婚礼。”

“白小姐,你确定吗?”上面工作的牧师再次问道白浅语,说道。

她的脸色苍白,却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最后轰动了津城市的婚礼以新娘一个人的誓词结束,从头到尾,这是一场没有新郎的闹剧婚礼。

白浅语为此受到了众人的奚落,秦家也因此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婚礼结束后,秦父回到别墅,气的摔碎了桌上的杯子,狠狠地瞪了一眼她,走出了她的视线。

因为没有媒体,再加上秦家的势力威压,这件事并没有人敢在明面上炒作,但是每当秦父看着别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秦父的心里都涌起杀人的怒意。

白浅语坐在婚房的床上,唇瓣轻微的颤抖着,闭上眼睛逼回要夺眶的眼泪,用弟弟的样子来麻痹自己忘掉这一切。

没有什么,比救出弟弟更重要,她对自己不停地自我催眠。

(快捷键 <-)上一页
下一页(快捷键 ->)